????苏晴晚带着九公子的嘱托回到教室,还没踏入班级,就听到里面有起哄的声音。

????间或夹杂着她的名字,以及几个女孩的怒骂奚落,还有...苏蝶愤怒的驳斥。

????——你们这些女同学都只相信陈嘉怡的胡言乱语,一个个眼睛耳朵都跟摆设似的,陈嘉怡说死了能上天、堂,你们是不是也要死一死去求证啊?

????——我呸,还说自己有证据。晚晚她就算是瞎了,也不可能看上你们说的那位,那个沈顺琨给晚晚提鞋我们都嫌他粗手粗脚。再不散了,你们小心都期末挂科。

????...

????大概是气急了,又被年轻女孩们围着攻讦,苏蝶越骂越觉得自己面对的敌人是一群傻子。偏生面对这些读过几年书就自命不凡的女孩,她那些更狠更难听的市井话却不能当众骂出来。(咳,要为苏家的脸面思量,不能让学校传出她和晚晚家教很差的言论。)

????可真是憋坏她了。

????苏蝶涨红了一张脸。苏晴晚顿了顿,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先是啪啪在黑板上拍了两声。待大家将目光看向她时,苏晴晚道,“九老师说,第一节课自习。第二节课他会过来给我们讲课。”

????说完,苏晴晚笑了笑,澄澈的眸子扫过一干或错愕或尴尬的面孔,静静道:“还有,诸位小姐如果觉得与我同学为耻,不屑与我做同学的话。我建议你们努力读书,在期末测试的时候考出前十的好名次,届时得到机会另选专业。哦,有能耐的小姐也可以靠着家里的关系选择去更好的学校,完全不用跟我在安御大学呼吸同一片空气。我怕污浊了你们。”

????一干人:“......”

????陈嘉怡一张脸青红交替,身旁的女生靠近她小声道:“这苏晚晚怎么这么嚣张,我们如果能考入安御中医系的前十,还在这里跟她胡搅蛮缠?这不是黑我们么?就算家里有背景,可这学籍都已经送到安御了,这真想走还得去苏校长和校董那走一遭做陈述。她怎么不说自己滚啊,竟然要我们为了她全部辍学。这女人真狠!”

????陈嘉怡敛眸,眼神示意女孩上去,鼓励道:“你说的很对,你上去反驳这贱、人。我在下面给你助力。”

????女孩‘啊’了一声,怂怂地摇了摇头,身子小步伐地后移,“我怕。”

????陈嘉怡只差把废物两个字直接挂在对方脑门。

????她嫌恶地收回视线,不再吭声。

????对上苏蝶,她还算有恃无恐。可对着明显强硬作态的苏晚晚,她一对上人家眼神就发虚,莫名想到自己被人家用毒蛇威胁生命的恐惧。

????这苏晚晚当真不能明着对上,只能暗地里除去。

????班级安静时,苏蝶暴怒的眼神在看到苏晴晚后,霎时雨过天晴。

????她推开碍事的人,心疼跑上讲台,“晚晚,你别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这些渣滓根本就不配你生气。”

????莫名沦为渣滓的一干人:“......”

????有女生起头,语气十分不屑,“苏蝶、苏晚晚,安御大学是教书育人培养新国人才的地方,不是你们乌烟瘴气勾、搭男人的场所。

????真的想要展示自己的女性魅力,我建议你回到乡下去做乡绅富豪家的姨太太,那些老男人一贯喜欢赶潮流送儿子出国读书,等这些家里的小辈学成归来,你刚好熬死了老的,半老徐娘。可以跟年轻的小辈们一起风花雪月。这不挺好的么。

????到时候一个家族都被你们掌控着,你们不单不用受到严苛的校风校纪的束缚,还能放飞自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没有人去诟病你们俩的所作所为,你们可以恣意一辈子。”

????啪!

????苏蝶眼眶瞬间红了,双手摁在讲台桌上,发出重重的一声,怒道:“你给我住嘴!你才想伺候老、男、人!”

????这个短发女人说的每一句每一个字,都跟针扎似的戳到她心窝。

????她又想起了自己为了给姐姐报仇,委身顾海山的噩梦。

????为什么这些出生良好,从来没有吃过苦的千金小姐不能善良一点,不能像她们爸妈给她们取的名字的寓意一般:皎洁磊落。

????为什么她们满脑子都是欺负女人,去为难可怜的女孩,而不是自强自立靠自己去做出一番事业,好好碾压男人呢?!

????苏蝶完全想不通,再想,头就痛,心口恶心的厉害。

????在她还要说话的时候,她的手背上覆盖了一只温暖的手。

????苏蝶嘴唇动了动,心下的委屈突然淡去了,她吸了吸鼻子,看向苏晴晚。

????苏晴晚冲苏蝶微微一笑,眸光转向刚才那个说话的短发女孩,“没事,人跟畜生的所言所思所想如果一样的话,为什么会把我们人类列为万物之长呢。你记住,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境况,我们都不要跟畜生们对牛弹琴,反正人家也听不懂。”

????苏晴晚语气轻飘飘的,面上也没有怒容。但说的每一个字,却像是一记又一记耳光,狠狠打到了安御中医系三班的全体同学脸上。

????短发女孩也就是阮芜更是一张脸气到黑沉。

????“你这个女人当真是、当真是...”阮芜一时词穷,从小的家教让她根本找不到其他更有利的反驳话语去怼苏晚晚。

????奚落苏蝶和苏晚晚只会烟视媚行靠男人吃饭已经是她从小在宅子里看到家里的姨娘们争执,能学到的最恶毒的语句。

????可苏晴晚不跟她明着干起来,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就把她们整个班快四五十人都打上了畜生的烙印。

????真的好想上去把苏晚晚扯下来,把这个女女表的高冷伪装都扒掉,让她在安御无寸步安身之地。

????“阿芜你少说几句吧,我到觉得苏蝶她们说的也没多大过分。本来就是我们围着她们说难听的话,可是,苏晚晚和沈顺琨还指不定是谁高攀谁呢。”坐在阮芜边上的女孩道。

????她是胡伊诺,刚才陈嘉怡起头带着她的好友阮芜一起为难苏蝶时,她就想出手帮助苏蝶解围。奈何双拳难敌四手,再加上来自好友的眼神警告,她只能安静地闭嘴坐在位置上。

????内心祈求苏晚晚早些回来。

????现在苏晚晚过来强势归来,局势已经出现反转。

????她是不是趁机发声,帮助这对正义的姐妹花摆脱困境?顺便救一下自己明显被陈嘉怡和沈顺琨迷了心智的好友出火坑?

http://www.linlida.com/3_3294/48185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